首页 >> 社科关注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40年:1978-2018
2019年07月16日 08:44 来源:《教学与研究》2018年第10期 作者:陈曙光 字号

内容摘要: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最深刻的变化是实现了以革命为主题到以发展为主题的转换,最重大的理论成果是创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最重要的实践成果是引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最深刻的变化是实现了以革命为主题到以发展为主题的转换,最重大的理论成果是创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最重要的实践成果是引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回顾总结40年来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基本线索,总结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的突出特色,分析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展望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未来走向,意义重大而深远。

  关键词:改革开放/ 40年/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

  作者简介:陈曙光,教育部首届青年长江学者,中共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最深刻的变化是实现了以革命为主题到以发展为主题的转换,最重大的理论成果是创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最重要的实践成果是引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回顾总结40年来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基本经验,意义重大深远。

  一、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基本线索

  1.文本·史论·体系

  这一线索可以被理解为在思想史中进行文本解读,在返回经典的基础上建构思想体系。这绝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步骤,而是一切真正的学术研究必须采取的实质性步骤。

  文本研究方面,注重版本、文献的考证、译介和编辑出版,注重概念、范畴、理论、思想史的勘正、梳理和研究。文本研究包括两方面的工作,第一是文本编译和出版。改革开放40年来,做了大量基础工作,编译出版了《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版、第三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版,《马克思恩格斯文集》2009年版;《列宁选集》第二版、第三版,《列宁专题文集》2009年版,以及大量的党内文献和领袖著作。第二是文本考证和研究。针对“以苏解马”、“以西解马”、“以儒解马”等倾向,文本学派高举“回到马克思”、“走进马克思”、“走近马克思”、“重读马克思”等旗帜,坚守“以马解马”的研究方法,努力探寻马克思主义的“本真”意义及其内在逻辑结构,并在“本真”基础上进行时代性的解读。mega2所做的文献甄别和考证工作及其附卷所提供的极为丰富的学术资料,为国内文本学派的兴起注入了活力。张一兵的《回到马克思》(1999年)一书是一个历史性标志。该书率先引入文本学方法解读马克思经济学手稿及其所取得的成就,示范效应明显。聂锦芳的《批判与建构:〈德意志意识形态〉文本学研究》(2012年),韩立新主编的《新版〈德意志意识形态〉研究》(2008年),都具有填补空白的意义。此外,北京大学王东教授倡导一种与“以苏解马”、“以西解马”不同的“以马解马”的解读方法,出版了《马克思学新奠基:马克思哲学新解读的方法论导言》(2006年)一书,对文本研究也具有推动意义。近年来,随着maga2编辑出版工程的有序推进,国内文本研究热潮持续升温,《德意志意识形态》、《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资本论》等成为新的研究热点。在文本研究方面,的视野往往聚焦于经典作家,其实这是偏狭的。须知,经典马克思主义有经典,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也有经典。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就存在于经典之中。改革开放40年来,形成了自己的理论体系,但忽略了中国理论从何而来,藏身何处。因而,理论界对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经典文本研究不多,杨春贵先生主编的《经典的力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原著十讲》(2013年)大概是其中少见的代表性著作。

  在史论方面,注重研究马克思主义产生发展的历史进程和脉络、基本线索和规律、阶段性特征和贡献等。改革开放以来,学界出版了一批有分量的马克思主义史等著作。我国第一本新编教材《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稿》1981年问世,中国人民大学马列主义发展史研究所编的《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史》1982年出版,黄枬森主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八卷本1996年出齐,庄福龄主编的《马克思主义史》四卷本1996年出版,庄福龄主编的《简明马克思主义史》2001年出版,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点教材《马克思主义哲学史》2012年出版,顾海良任总编纂的《马藏》工程2015年正式启动,徐光春主编的《马克思主义大辞典》2018年出版。在文本梳理的基础上,马克思的世界历史理论、社会有机体理论、“三形态”和“五形态”理论、生产理论、交往理论、人的全面发展理论、跨越“卡夫丁峡谷”思想和东方社会理论等,成为理论界聚焦的热点话题。

  在体系建构方面,注重研究教科书体系改革、马克思主义整体性问题以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的体系化构建。我国原有的哲学教科书打上了明显的苏联烙印。苏联教科书体系在其逻辑框架、板块设计、内容安排以及思想观点等方面都有瑕疵,改革苏联版教科书体系至20世纪80年代已成为学界的共识,争议主要集中在如何改的问题上。教科书体系改革是与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变革实质的讨论联系在一起的。“实践唯物主义”的讨论彻底打破了传统教科书体系“一统天下”的独尊地位,高清海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1985年)是这场讨论的第一个重要成果,享有体系全新之美誉。此后其他代表性作品层出不穷,比如,陈晏清等著的《现代唯物主义导引》(1996年)和《马克思主义哲学高级教程》(2001年),肖前等主编的《实践唯物主义研究》(1996年),陆剑杰的《实践唯物主义理论体系的历史逻辑分析》(1994年)等。但直至目前为止,一本完全超脱于苏联体系,又得到学界普遍认可的新教科书版本仍然没有出来,这依然是摆在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此外,体系研究的另一个重点就是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理论成果的体系化建构,这方面的成果汗牛充栋,不再一一赘述。

  这条线索也存在一种倾向,即强调“学术性”而疏离了现实,极端表现就是“政治淡出、学术凸显”的研究取向。这一研究取向背后隐藏着一股“反问题化”的学术思潮。这种“反问题化”的学术研究,不仅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本性,也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偏离了正常的轨迹,削弱了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影响力,制约了马克思主义的未来发展。这在马克思主义哲学领域表现得尤为突出。

作者简介

姓名:陈曙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