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艺术市场
喜忧参半:由香港春拍看艺术市场
2019年07月17日 10:28 来源:美术报 作者:牟建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每年的香港春拍都被拍卖界视为重要的风向标。3月31日,香港苏富比“现代艺术晚拍”和“现代及当代东南亚艺术晚间拍卖”率先交出答卷,两个专场成交9亿,有3件拍品破亿元大关,吴冠中和赵无极仍然延续旗手的亮丽表现。但同时,国内当代艺术受叶永青抄袭事件的冲击影响,成交疲软。3月31日,中国嘉德香港春拍以3.72亿港元收官,赵无极的《01,03,99》以3771万港元夺得成交桂冠。3月31日,保利香港春拍“现当代艺术专场”以1.73亿港元收槌,吴冠中《桂林》2360万港元成交,成为本场桂冠。

  就今年香港春拍的四家成交数据看,喜忧参半,苏富比和保利两家成交略增,嘉德和匡时两家大幅减少。香港苏富比2018年秋拍总成交36.4亿港元,2019年春拍总成交37.8亿港元,增幅3.8%;保利香港2018年秋拍8.55亿港元,2019年春拍9.3亿港元,增幅8.7%。中国嘉德2018香港秋拍6.85亿港元,2019年春拍3.72亿港元,减少45.6%。匡时国际2018年香港春拍3.99亿港元,2019年春拍仅1.72亿港元,缩水56.8%。就2019年嘉德和匡时香港春拍看,成交比较惨淡。由此看来,2019年拍卖形势将稍显严峻。

  国内油画和当代艺术拍卖虽然与香港春拍的热点和板块有所差异,但二者之间的联动性与影响还是不小,特别是在西方艺术品、中国现当代艺术、瓷器工艺品的成交示范作用很大,它的趋势性影响更明显一些。此次香港春拍,亿元拍品虽吸引眼球,但总成交滑坡却是不争事实。老一辈画家吴冠中、赵无极的大热,并不能遮掩当代艺术的低迷。老一代画家行情的持续性、稳定性,反衬托出当代画家作品市场的缺陷与问题。

  老一代画家持续稳定

  2019年是吴冠中诞辰100周年,他的画作拍出亿元高价在预期之中。吴冠中1974年作的油画《荷花》拍出1.3亿港元的高价,成为《周庄》和《双燕》之后第3幅过亿的吴冠中油画,也是唯一过亿的吴冠中70年代油画。能拍出这样的高价其实并不惊奇,毕竟尺幅较大、题材稀有,年代较早,属于博物馆级的藏品,超亿元成交,既说明了吴冠中的号召力,也显示市场与买家的成熟。相信在未来一段时间,吴冠中的画作,无论是彩墨画还是油画,仍将会有良好的市场表现。

  赵无极近年行情炙手可热,在今年的香港苏富比春拍中这种势头依然不减。此次苏富比春拍,赵无极6件作品拍出4.4亿港元,古根海姆美术馆收藏的《无题》以1.15亿港元成交,另一件《15,02,65》成交价1.02亿港元。赵无极的画作高价成交有其合理性,他的绘画语言更具有国际性,被誉为“在国际上影响最大的华人艺术家”。市场的这股赵无极旋风将会继续刮下去。

  张大千的泼彩山水画《伊吾闾瑞雪图》拍出1.62亿港元的高价,今年恰逢张大千诞辰120周年,由张学良家族提供的这幅泼彩山水画,是他的一件精品,破亿元非常合理。林风眠的彩墨画《宇宙锋》也拍出了1217.5万元的不俗价格,应该说,林风眠的画在这些年一直被市场低估。究其原因,既有他的画作以斗方居多,都不大;另一方面受假画较多影响,价格一直上不去。他的学生吴冠中都动辄千万、破亿了,老师还徘徊在几百万,有点尴尬无奈。关良的画《孙悟空大闹天宫》都1337.5万港元了,林风眠的价值明显被低估了,相信未来会有一定的补涨。

  受影响的中国当代艺术版块

  受“叶永青抄袭事件”影响,中国当代艺术在2019年香港春拍受到冷遇。这一点,在香港苏富比更明显,对于叶永青抄袭事件,香港苏富比最先做出市场反应,3月下旬撤下4月1日“当代艺术”日场拍卖中的叶永青拍品《鸟》,这也是首幅被撤拍的“叶画”。叶永青事件也波及到了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市场,3月30日中国嘉德香港春拍中,曾梵志的《自画像》(行进者)估价1000—1500万港元流拍,张晓刚、岳敏君、方力钧、王广义等人也纷纷流拍或低价成交。2019年的香港,见证了以f4为代表的中国当代艺术的集体下滑。

  本来很清楚的事实,没想到当事人选择避实就虚,对中国当代艺术整体影响不小。“叶永青事件”产生的负面影响,恐怕要存在较长一段时间,一方面双方的争执还在进行中,另一方面因为画家叶永青在当代艺术界的地位,所以负面影响无疑更大。打个形象比喻,就好像是股市中的“问题股”,藏家们都怕踩上这种未知的地雷,画难于再度变现,画价大幅缩水贬值,不少买家会对当代艺术采取回避的态度,敬而远之。当代艺术虽然不能一棍子打死,但是短期内的市场冲击是不可避免的。

  尽管在随后的香港保利春拍上,周春芽《桃花风景系列2006年——苏州桃花》拍出1097.4万港元,张晓刚《生生息息:明天将要来临》以1062万港元成交,但价格已经大不如前。本来2018年当代艺术行情稍有起色,周春芽的《中国风景》在2018年嘉德秋拍曾拍出4255万元的不菲高价,但经过“叶永青抄袭事件”的冲击,眼下中国当代艺术的行情价格明显大幅缩水。相信在香港春拍之后,内地的当代艺术行情也会受到波及,“叶永青抄袭事件”对当代艺术的打击究竟有多大,还有待观察。

  新版块寻求新方向

  今年的香港春拍,可以看出一大变化,就是苏富比在积极尝试推出新的热点版块和画家。如美国涂鸦大师kaws的《the kaws album》拍出1.15亿港元的高价,令人吃惊。草间弥生的《无限网4》以6243.3亿港元高价成交,藤田嗣治的《少女与猫,吉塔肖像》拍出2117.5万港元的高价,东南亚画家李曼峰《峇里民采》拍出了2897.5万港元。苏富比还推出了8件关良画作系列,总成交4390万港元。多元化、新热点是未来拍卖的方向趋势,光靠吴冠中、赵无极、张大千几个人撑着,也长久不了。内地拍卖如何效仿,成功推出自己的专场、版块和画家,是今后应该费心考虑的。

作者简介

姓名:牟建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